飞剑问道 第10章 杀鸡儆猴

燕凤楼的乐师们都有些疑惑了,怎么剑舞停下了?他们连重复刚才的一段曲子,尘霜姑娘便顾不得多想,又继续舞下去。

  一曲剑舞,终于结束。

  尘霜姑娘一身红衣,回头看了眼秦云,这才离去。

  “我要见一见尘霜姑娘?!鼻卦谱泛鸵慌允膛档?,那侍女露出笑容:“秦公子,二十两银子才可见我家尘霜姑娘,可不能动手动脚,最长只能半个时辰。若是秦公子同意,我便去传话,看尘霜姑娘是否愿意,且还要看有没其他客人要见,也有一个先来后到!”

  “快去?!碧锊ㄔ蚴谴叽?,“记住,就说是秦公子要见?!?br/>
  “好,我这就去?!笔膛ゴ?。

  秦云默默等待。

  二十两银子见面坐下聊聊,而那位清秋仙子则需百两银子,由此可见地位区别。

  “尘霜姑娘的剑舞真是了得,我看过很多厉害的???,论实力是比尘霜姑娘厉害,可就是没有尘霜姑娘剑舞的味道,她的剑舞仿佛刺在我心上?!?br/>
  “她的琵琶才厉害,她琵琶、剑舞双绝,我一直认为这次花魁她完全能进前十?!?br/>
  “在燕凤楼她也只是第二等,在整个广陵郡城诸多青楼的名妓们相争,要进前十,几乎不可能?!?br/>
  周围客人们随意说着。

  秦云等待着。

  很快侍女步伐轻快,笑意盈盈走来,走到秦云身旁才靠近小声道:“秦公子,尘霜姑娘愿意见你?!?br/>
  “嗯,带路?!鼻卦粕钗豢谄?,起身吩咐道。

  “秦公子,随我来?!笔膛谇懊娲?。

  主楼极大,内更有曲折回廊,待得走出了主楼后,沿着一条廊道直接通往东楼。

  燕凤楼的东西南北四楼,非贵客不能入,而东楼南楼进入的门槛相对低些,花费些银子便能进了,可如秦云进这东楼见‘尘霜姑娘’,便需要二十两银子,也很是吓人了,这广凌郡城内一座民居也就约莫百两银子而已。

  “吱呀?!笔膛吹揭幻磐馔瓶久?,脆声道:“尘霜姑娘,秦公子来了?!?br/>
  “秦公子请吧?!笔膛Φ?。

  秦云这才入内。

  而侍女则是笑着从外面拉上了门,这才离去。

  ……

  秦云入内,一眼就看到了一名中年妇人站在一旁。

  “薛姨?”秦云惊讶。

  “二公子?!敝心旮救艘猜冻鲂θ?。

  这时,里面一道倩影却忍不住掀开门帘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眼含泪水看着秦云。

  秦云也是身体一颤,只觉满心愧疚,为何自己不早些回来。

  “小霜?!鼻卦瓶?。

  “云哥哥?!背舅媚镏苯臃杀脊?,扑在了秦云怀里。

  秦云抱着尘霜,低声道:“我回来晚了?!?br/>
  “我好怕,好怕云哥哥你也不回来了,六年了,云哥哥你终于回来了?!背舅媚锓趴卦?,梨花带雨看着秦云,“我哥去后,今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?!?br/>
  “我也是昨天刚回,今天才从田波那听闻谢雷的事?!鼻卦铺鞠?,“郡城内有官府庇护还好些,城外,江河湖泊乃至深山老林,不知何处就会有妖怪盘踞,押镖,本就是刀口舔血?!?br/>
  “只是镖局乃我谢家一代代传下,我哥立志要重振镖局声威?!背舅媚锏?。

  秦云默默点头。

  谢狂人……

  以他的脾性,怎会怕死?他那等狂傲之人,自然是要将镖局做的更大,成为广凌郡第一镖局,乃至整个江州数一数二的镖局,这才是他的追求吧。只是,死的太早了。

  “滚开?!蓖饷娲磁戎?。

  “嗯?”秦云眉头一皱,外面一阵呵斥嘈杂之声。

  ……

  外面廊道上。

  一穿着豪奢的肥胖男子神色骄纵,身后更带着两名护卫,直接往里闯。

  “刘公子,里面已经有客人了?!笔膛辜绷?。

  “客人?在广凌郡城,敢让我刘琦慢慢等的没几个,这个什么秦公子,让我慢慢等?他还不够格!”这胖子高声喝道,而廊道另一边一名女管事也连飞奔赶来,老远便连高声道:“刘公子,刘公子,别生气啊,何必生这么大的气,是下面的人不懂。我去说说,让那位秦公子先离开?!?br/>
  “哦,那你便速速让他离去?!迸肿雍鹊?,他还算给燕凤楼几分面子。

  女管事连推门而入,连道:“秦公子,对不住,外面你也听到——”

  “滚!”

  秦云淡然道。

  女管事一窒。

   站在门外廊道上的胖子一听,却是嗤笑的直接迈步走进来:“给你几分面子,让你滚你不滚??蠢?,只能动手了,去,将这狂妄之徒给我扔下楼去?!?br/>
  “是?!逼渲幸幻圩郴の赖奔瓷锨?。

  “刘公子别生气?!背舅媚锶词橇饫竦?,同时连对秦云低声道,“这刘公子乃是刘家人,刘家乃广凌郡三大家族之一,不可招惹?!?br/>
  刘家,乃广凌郡顶尖豪门了,按照尘霜姑娘所知,就是银章捕头‘秦烈虎’也斗不过刘家。

  “听到了么?还是尘霜姑娘知趣,我给尘霜姑娘面子,快快滚吧?!迸肿雍鹊?。

  “刘家?便是刘家主事人在这,也不敢和我大呼小叫,更别提你一个刘家小辈?!鼻卦破沉怂谎?,“你现在乖乖自己跳下楼去,这事便作罢。否则我亲手扔你下去,可就没个轻重了?!?br/>
  胖子一惊。

  难道是哪来的厉害人物?可自己一个地头蛇,怎么没听说过?

  “你是谁?”胖子问道。

  “速速滚远点?!鼻卦浦迕?。

  “唬你家刘爷呢?”胖子瞪眼,“你们俩上,给我丈量丈量他的手段,在这吹大气?!?br/>
  “是?!?br/>
  这两名护卫,一个炼气七层,一个炼气八层,都是一等一大高手了。由此可见刘家的势力之强!

  砰!砰!

  两名护卫刚狰狞冲出,还没看清,便嗖嗖化作两道影子倒飞而出,从门口飞出,越过栏杆,跌落到楼下去。

  “不好?!迸肿酉诺昧成话?,都不敢放狠话,转头就跑。

  “去?!?br/>
  秦云却是上前也是踹了一脚,一脚揣在这胖子屁股上。

  “??!”胖子发出刺耳的尖叫,也越过栏杆飞了下去,而下面的两名护卫作为炼气七层八层的大高手,却诡异的趴在那一时间都站不起来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公子摔在地面上,摔的一嘴的血,脸都磕破了。

  胖子疼痛站起来,连喝道:“你们俩不知道接住我?”

  “公子,我们全身酸软,现在都有些站不起来?!绷矫の琅Φ脑谡酒?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“刘家的刘琦啊?!?br/>
  “丢大脸了?!?br/>
  “谁啊,敢把他扔下楼?!?br/>
  燕凤楼许多客人都扶着栏杆看着下方,看着丢脸的刘家‘刘琦’公子,刘琦公子毕竟出身刘家,在广凌郡的确有横行霸道的资格。

  秦云这时候走到了廊道栏杆旁,看着下方满嘴血的胖子。

  那胖子抬头看着,看着周围都是人,胆气也足了些,连高声道:“姓秦的,有胆子报出名号来!”

  秦云随手一指。

  噗!

  一缕剑气直接射向下方,擦着胖子的脸庞,射入地面,将青砖铺的地面射出一个难以看清底部的深洞。胖子摸了摸脸,又低头看了看那黑漆漆的窟窿,不由咽了咽喉咙,身体都在微微发颤。

  一旁已经站起来的两位护卫也是吓得脸色发白。

  “真元外放?!?br/>
  “叩开仙门!”

  “修仙人,修仙人??!”

  这两位护卫心颤恐惧。

  “对不住,对不住,这位公子,你就把我当个屁,给放了吧?!迸肿恿烦鲂θ萏汾泼牡?,身在大族反而更清楚修仙人的可怕。若是刘家族长在,还能有资格和对方掰一掰手腕,至于他刘家的一个小辈,根本不够格。

  “你不是要我报出名号么,听清了,秦府,秦云!”

  秦云目光一扫周围,燕凤楼原本看热闹的诸多客人,早就被那一缕剑气吓得都不吭声了,“尘霜姑娘是我的妹妹,得罪尘霜姑娘,便是得罪我秦云?!?br/>
  说完转身回屋。

  “关门?!鼻卦品愿览鹊劳獾呐苁?。

  “是是?!迸苁乱蚕抛×?,连关上门。

 

章节列表

  • 最新报道(24小时滚动) 2019-04-20
  • 这家嬉皮士开的小旅馆 凭什么成为小众设计酒店的代表? 2019-04-20
  • 国务院部署实施蓝天保卫战三年计划 2019-04-08
  • 拥抱新时代 贯彻新思想 展现新气象 沿着党的十九大指引的方向砥砺奋进 2019-04-03
  • 拍场“老面孔”与投资的策略 2019-03-23
  • 笑博士,你说说,过去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是怎么订立的?有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具体运作和实现这个事情?笑博士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,抄书、抄资料,说成绩、说缺点,都是可以的 2019-03-23
  • 合肥一专车司机脑溢血晕倒前踩刹车 两乘客实施救援 2019-03-17
  • 东方网与武警上海总队一支队签署警企共建协议 2019-03-16
  • 白蚁斗士感慨: 杭州环境越来越 利于白蚁繁殖 2019-02-14
  • 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 2019-01-21
  • 本周呼声回馈:上学房产维权每天上演 食客深夜撸串成扰民新顽症 2019-01-11
  • 改进学术评价 加强学术规范 2019-01-11
  • 端午节当天广州地铁延长1小时收车 2019-01-10
  • 一人富不算富 一起富才是富 2018-10-31
  • 回复@笑傲江湖V:小撸的智商还是低了点!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想不通? 2018-07-13
  • 189| 335| 412| 953| 19| 469| 674| 226| 606| 160|